?
邮箱入口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宣教文体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宣教文体
特殊的“挑山工” ----连云区环卫处厕所清淘挑转工
发布时间:2015-11-10 10:08 访问73

 有人说,去过黄山和泰山,才能体会冯骥才先生笔下挑山工的艰辛。你可知道,在连云区也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每人每天要清扫5座山间公厕,上山挑水、下山挑粪,一天两次往返4趟,完成500公斤左右的挑转工作。他们干最脏最累的活,用一根小小扁担挑起了服务百姓的责任。这就是连云港市环卫系统中的特殊工种,最值得尊敬的劳动者———厕所清淘挑转工。
  特殊环境孕育挑担之职

  山路挨着山路、坡连着坡,台阶接着台阶,步步登高是老连云的特色。早在70年代,一个简单而又辛苦的职业就因为分布在山间的40余座旱厕而诞生了。没有人记得他们具体的存在时间,翻开《连云区地方志》仅有一行当时连云清管所的成立时间也许算上最早的历史留痕。厕所清淘挑转工也因此成为连云区环卫工人队伍中一道最靓丽的“风景线”,也是全市其他区环卫所无法媲美的特别之处。

  一根扁担两只桶、前面扫帚后面铲和舀、一辆板车,这就是清淘班组人手必备的保洁“六件套”工具。笔者在连云街道西山见到了正在保洁的环卫工杨家松,向我们展示了工作的“装备”。“粗略地算一下,我们班组每人每天要保洁5座公厕,厕所间距近的百米,远的一两公里,一日两次往返4次,最后再集中转运到粪便中转站,一天得完成千把斤的挑转重量吧。”一想起平时我们赤手空拳爬山可能都气喘吁吁,挑着担子前进的难度可想而知。“其实最困难的是在起伏的坡路上拉装粪的平板车。上坡时的线路呈S形,头几乎接触到地面,下坡时身体要向后倾斜,还要吆喝着让行人让路。遇到车轮陷进青石板的缝里,哭都没用。”回想工作中的酸甜苦辣,杨家松眼睛有些湿润了。

据了解,随着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推进,连云区的这些山间旱厕将要逐步拆除或改造为水冲厕所,但部分厕所化粪池的清理还是要依靠人工。现在这个清淘班组人员基本上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留下来的,平均年龄已经59岁。“以后平板车会淘汰,但这批老工人退休之后,不知道谁还能来接班?”区环卫处主任耿军话语中透出了一丝担心。

  脏累工作彰显巾帼之风

  所有人都说,厕所清淘挑转工作确实不好干,除了累,就是脏和臭。粪便的恶臭非常刺鼻,行人唯恐避之不及,工人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换洗衣服。特别是人工清理化粪池时,他们要系着绳子下到地下污水池中清理,“清淘时要穿上胶皮大水衩,冬天水衩冰凉,夏天水衩闷热。每一次作业都要开启几十斤甚至更重的化粪池盖,要两个人一起用力才能打开。在机械车辆无法进入的化粪池边,面对阻塞的下水道,大家都挽起衣袖直接用手掏,有时候嘴里都会溅入污水。”耿军提起这些工人,钦佩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如此辛苦的工作应该是男性工人比女性多,让人意料之外的是,一直以来,班组成员都是女多男少。这些巾帼之花干着许多人眼中“不是女人干的活儿”,而且干得十分出色。40岁的吴占红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10年。她的丈夫是船员,10年前带着两个孩子从灌云来到连云区定居。“当初选择这个行业其实很无奈,我开始想贩卖水产品,但是孩子太小没人照顾。干这个孩子最起码能吃上口热饭。”说起孩子,这位刚强的母亲泪湿眼眶。作为一名年轻的女同志,干厕所清淘这项工作所需要的勇气和心理承受力要比道路清扫、垃圾清运大得多,承受的难堪也是无法想象的。“刚来的时候,笨手笨脚什么也不会做。上下山的路上稍有不慎,腿就被水桶边划出伤痕。有时候人摔倒了,桶也顺着台阶一直朝下滚,自己被泼了一身粪水不说,弄到行人的身上免不了要被人奚落。”外人的热嘲冷讽、自己委屈的眼泪如今回忆起来都化作她脸上朴实的微笑。

  为民服务抒写奉献之歌

  多年来,清淘班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还积极参加各类社会活动,他们把关爱群众和服务社会视为自己的责任和义务。

  2008年6月创建文明城市期间,有人反映位于院前休闲广场的一座厕所自建成使用后一直无人保洁,满地的粪便已无插脚之处。社区居委会束手无策,向环卫处发出了求助。工人杨厚泗在清理的过程中,出现呕吐、眩晕的硫化氢中毒症状,可他在短暂的休息后又连续干了6个小时,清理挑运垃圾粪便近5吨,最终恢复了厕所正常使用,周边居民无不交口称赞。

  2010年,当杨家松为救治年仅7个月的小孙女医药费用而一筹莫展时,每个班组成员毫不犹豫地从自己仅有的几百元工资中捐出了200元钱。在为汶川地震灾区捐款的现场,拥挤的人群中闪现他们的身影;上下山的途中,给居民捎带生活用品和口信是常事;暴风雨中,清理冲积到路上的垃圾和泥沙,手脚被泡白了被称作是美容;突击整治中,肩膀挑着垃圾时的摩擦被认为是按摩;在高高的山体上,清理挂在植被上的漂浮物那是在看风景。长期从事这项工作,大家已经习惯了去乐观地面对。

春去秋来,寒来暑往,弯曲的山路记得他们不懈的坚持,狭窄的台阶留下他们以苦作乐的笑声。骄阳下汗流浃背的负重前进,寒冬里冰雪路上的跌倒爬起,都印记着这群清淘挑转工的足迹。正如他们所说:“累了,却不曾停下脚步,不是为了山顶的风景,更多的是一种责任。”